首页  »  强暴野蛮  »  九州仙蹤纪( 第1一4章)


第壹章九州有仙人

???天地初开,上古神明盘古分混吨化为清浊二气清者为天,浊者为地,形成壹方天地名曰九州。



  盘古分天地造九州之后诸多上古神明皆不知所蹤。



  亿万年后,九州之中有大周朝,幅员万裏,子民千万。



  大周朝以天子为君主,昊天之子,代天而行,即为天子。



  大周天子分封天下十七诸侯国,诸侯封地建国称为大王。



  诸侯分封亲族称为大夫,世袭采邑。



  大夫子弟以及读书修炼之人称之为士。



  大周传有修炼之法,习之可得奇能异术,练至化境亦能得道成仙,化身天地。



  大周国都,镐京。



  凤凰书院是大周第壹的传授修炼之法的学院,位于大周国都镐京。



  修炼之法有两个途径传授,壹是各地学院传授,学院受天子诸侯节制,学院的学子学业有成即入大周为官,二是师徒相承,修炼之士遇有缘之人传授道法,师徒相承多为散修。



  凤凰书院内现在有十数人席地而坐,壹鹤发道袍的老者居于首座,这名老者是凤凰书院的传道先生称为陈夫子。座下十余人是凤凰书院的学生。



  “何为天道。”陈夫子手握竹卷问座下弟子。



  “天地万物运行自有其理,相辅相成,循环无尽,天地洪荒是天道,壹花壹yi是天道。”壹名身穿白衣,面色清丽的长发少女站起答道。



  这名少女名叫青月,19岁就以修炼至和合之境,在凤凰书院修习道门之法,是凤凰书院最有潜力的弟子。



  九州修炼之道普通人自武学开始,淬炼筋骨,扩展经脉。武学分壹品、二品、三品,壹品最高,三品最低。只有武学练至壹品才能引天地之气入体修炼道法,天地灵气庞大无比,若不练身体经脉贸然引天地灵气则会爆体而亡。



  引天地灵气入体之后为筑基之境,筑基之境借天地灵气为己用但终究留不住天地灵气。



  筑基之后为灵虚之境,灵虚者可吸纳天地灵气化为法力但是无法吸纳完全可得法力难抗天威。



  灵虚之后为和合之境,和合者与天地灵气相合可以完全吸纳天地灵气化为法力。



  和合之后为金丹之境,金丹者周身法力自成壹体,凝如金丹而得名,金丹之后无需吸纳天地灵气法力自可自动回流,无需刻意修炼法力变成节节攀升。但是金丹之后若不能突破,迟早身体再也无法承受住自身节节攀升的法力经脉尽爆而亡。



  金丹之后为空冥之境,空冥者明见本心,忘却外物,化身为天道的壹部分,再不须转换法力可直接以天地灵气为己用。壹入空冥便被称为仙人,但是无数金丹修士终身也不能明悟本心踏入空冥。



  空冥之后为元婴之境,元婴者天道为壹世界,体内为壹世界,自身与天道建立循环。元婴境界只有上古传说时代的人以及上古传说时代生存到现在的神异灵兽才有此境界。



  元婴之后为大乘之境,大乘者道通天地,壹花壹叶为己所用,天地洪荒为己所用,平凡的壹招壹式也可化腐朽为神奇。大乘之境只有天地初开之时的存在和传说中的三皇五帝才有此境界。



  大乘之上便是上古神明的境界,上古神明究竟是何等境界无人可知,就算是天地初开就以存在的生灵也不知道。



  陈夫子抚须而笑,又问:“何为天命。”



  “天命者,人有生老病死,天地有成往坏空,花开花落皆合春秋冬夏,生灵的选择接受周围天地和自身七情六欲影响即为天命。”壹名身穿墨衫衣裙,有着书卷之气的少女站了起来。



  这名少女名叫姜灵玉,今年18岁,少女闭着双眼站在座下人群之外,并非是少女不合群而是她是玄门弟子,其实天下玄门弟子稀少,姜灵玉是凤凰书院唯壹壹名玄门弟子。玄门弟子通天命,知过去现在未来称为玄师。



  玄师虽然不能如修士壹般顷刻间移山填海但是练到极处可改写天命,让天下生灵的命运随之改变。姜灵玉的祖先太公望便是有此之能的大玄师,若无意外姜灵玉以后就是大周国师,掌管祭祀为大周百官之长。



  陈夫子听完青月和姜灵玉的回答,抚掌大笑,连说:“好,好,好。”



  陈夫子放下竹卷对青月和姜灵玉说道:“妳二人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境界乃是天纵之才。现在在这凤凰书院已经教不了妳们什麽了,妳们若还想有所进境之能靠妳们自己。不如除外历练壹番磨砺心境如何。”



  “是,听夫子吩咐。”青月和姜灵玉双手作揖,对陈夫子壹拜。



  夫子有吩咐两人壹些外出历练的事项之后,两人然后领命而出。



  青月和姜灵玉出了凤凰书院之后,青月大大伸了壹个懒腰完全再无凤凰书院内冷艳仙子的样子。

 青月笑着挽住姜灵玉的手说:“灵玉妹妹,我们终于要外出历练了,不用在书院裏听那些老古董训话跟着他们装腔作势,真是舒畅呀。”



  姜灵玉任由青月挽住手,轻轻抚嘴壹笑,说:“姐姐要是不喜欢不如早些向先生们申请外出历练。”



  姜灵玉倒是和在书院裏壹样壹脸温和。



  “我不是想等妳壹起嘛。”



  两人有说有笑的回到姜灵玉家裏,青月是姜灵玉的远房亲戚所以借住在姜灵玉家裏。



  镐京城内壹处港口,壹艘鎏金巨船停在河面上,这船高数十丈,长近百丈,太阳照出的巨大阴影如山峰壹般。船下人群熙熙攘攘,又上又下。



  青月手拿壹剑,姜灵玉手拿壹包裹,两人在家中整理了壹些琐碎之物之后 ,按陈夫子之命坐这流云飞舟前往大周西南的百万裏莽荒之地历练。



  “好大的船,以前在凤凰书院壹直修炼从来没有看过,这流云飞舟竟然如此之大。这船就算是木头做的我全力壹击也不能劈成两半呀。”青月仰视着这如山峰壹般的巨船感叹。



  姜灵玉噗嗤壹声笑了出来,“姐姐在书院没听夫子说吗,修道既是修心,心容天下则可成大道。若只追求力量便是误入歧途。”



  “我嘛,只是打个比方而已不要这麽较真,妳总是这样壹板壹眼的早晚喝书院那些老古董壹样。”



  “我若成老古董了,姐姐妳岂不是比我还老了。”姜灵玉嗔笑壹声说。



  青月也笑着说:“妳怎麽会变老呢,以后妳成了大玄师有逆天改命之能永葆青春还不是随手而为,就算是这流云飞舟只要妳改写天地命理还不是有多少都要化为灰烬。”



  姜灵玉撒娇的打了青月壹下:“我还差得远呢,再说我有那麽坏麽。”



  “好好好,我家灵玉妹妹温柔似水,心地善良。”两名少女嬉笑成壹团。



  “青月姐姐,灵玉姐姐。”青月和姜灵玉正欲上船,突然身后响起壹串银铃壹般的声音。



  青月和姜灵玉回头壹看,壹名大概十四岁,眉清目秀,壹脸清纯的小萝莉壹蹦壹跳地向她们奔来。



  “公主,妳怎麽来了。”两人目光都是壹惊。



  这名少女叫姬洲儿是这代天子的小女儿,姬洲儿正在喜欢嬉闹玩耍的年龄,在宫中无人和她玩耍。有壹次姬洲儿偷跑出宫遇见了青月和姜灵玉,三人在壹起很合得来,再加上三人都是贵胄身份所以以姐妹相称。



  让青月和姜灵玉惊讶的是,现在姬洲儿不是应该被天子关在宫中麽?怎麽跑出来了。



  “妳又偷跑出来了?妳不怕妳爹爹把妳抓回去打妳屁股麽?”姜灵玉装模作样的吓唬着姬洲儿。



  “不怕,我爹爹去诸侯国巡狩天下去了不在宫中。灵玉姐姐我听说妳们要去西南百万裏蛮荒去玩,带我去嘛。”姬洲儿灵动的大眼睛壹眨壹眨的,根本不怕姜灵玉吓唬。



  “去玩?”姜灵玉简直哭笑不得,这个小丫头真是贪玩,去蛮荒险要之地历练竟然说是去玩。



  “带上她吧,要是不带肯定又缠着我们走不了了。”青月对姜灵玉说,接着眼神壹动继续说:“反正第壹站是去孔雀城,孔雀城又不危险。”言外之意到了孔雀城把姬洲儿扔城裏玩。



  听了青月劝告,本来想把姬洲儿劝回去的姜灵玉苦笑壹声,知道劝不住姬洲儿了。再加上出发之前蔔卦此行无兇兆于是最终决定带上姬洲儿。



  青月三人上到船上,俯仰地面,可以看到镐京城内房屋鳞次栉比,排排房屋变得火柴盒般大小,路上行人摩肩接踵缓缓而行。



  头壹次俯视着繁华的镐京城,姬洲儿兴奋的大呼小叫。

此时壹个布置豪华船舱裏,壹个三四十岁的微胖男子坐在胡凳上,身后站着十几名军士。这名男子是管理此船上操船的技工和护卫的军士的统领马元中,现在马元中正面前的桌子上摆着美酒佳肴,手中拦着壹名美姬,饮酒作乐。



  马元中管理着这流水飞舟上数千技工军士,世袭军职,每日不是坐着这流云飞舟飞往各处就是等流云飞舟上的灵石补给。流云飞舟所经之处壹般兇险之地,马元中的日子过得悠哉游哉,每日吃喝享乐原先习武修炼练出的肌肉也被白白胖胖的肥肉掩盖。



  马元中搂着美姬,正欲饮酒,壹名军士壹路小跑进来在他耳边轻声说:“统领大人,有贵客上船了。”



  马元中听完这名军士报告,连忙放下手中的琉璃酒杯,放开怀中美姬,站起来整了整身上的军袍和冠带,对身后十几名军士说道:“走。”



  马元中知道凤凰书院的两名修士即将乘坐自己这流云飞舟出游,马元中知道,凤凰书院那几名先生夫子们天子以诸侯之礼待之。自己自然也不敢怠慢这几名先生夫子的弟子。



  马元中小步快跑,到了甲板上看到两名少女并肩而立,壹个少女壹身白衣如云,身材高挑靓丽,长发如瀑,面如寒玉,眼神如夜空寒星,壹手提壹柄纤细宝剑,周身散发出壹股生人勿进的气质,整个人如雪山莲花高冷有美丽,,亭亭玉立。



  另壹名少女稍低壹些,微闭双目,神色温婉,乌云壹般的秀发盘在头上,墨衣纱裙,婷婷玉立,如出水芙蓉壹般。



  黑衣少女似乎感受到了马元中的到来,对他轻轻微微颔首轻笑,壹瞬间马元中感觉如同春暖花开,让人生出壹种非常亲近的感觉。



  这两名少女壹名如冰山雪莲,壹名如出水芙蓉,壹如寒冰,壹如春水两种气质相异但是都有同样的出尘之感。两名少女气质独特在人群中鹤立鸡群壹般吸引人的目光。



  马元中已经肯定了,这两名少女就是外出历练的凤凰书院弟子,只有这道法修炼到高深出才会有如此气质。



  马元中走到两名少女面前不敢再多看,深深壹揖将头低下说:“臣马元中前来迎接凤凰书院的两位仙子,因受天子命值守这流云飞舟不敢下船,未能远迎还望仙子恕罪。”



  “起来吧,我等非世俗之人不必多礼。”青月看着马元中淡淡的说。



  “多谢仙子。”马元中得到同意台起头,突然他看到黑衣少女背后露出壹个小脑袋。



  壹个竖着双马尾,齐刘海,身穿明黄色衣服,身高勉强到黑衣少女肩膀,壹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壹眨壹眨的小萝莉,看着马元中壹脸纯洁的吃吃地笑着。



  马元中壹楞,这个小女孩好像在哪见过?



  突然他想起来了,这个小女孩不是天子的最小的女儿,小公主姬洲儿麽?她怎麽在这?



  “公....”马元中还未开口,突然打了壹个寒颤把话缩了回去。



  壹柄闪着寒光的利剑架在了马元中脖子上。



  “马统领妳不是什麽都没有看到什麽人麽?”青月手中的剑如壹道闪光壹样出手,然后手中长剑按在马元中脖子上轻笑着说。



  “是,是,我没看到什麽人。”青月和姜灵玉是不是私自带小公主出行,马元中决定不管了。



  “妳们呢,看到什麽了麽?”马元中回头对身后的军士大声喊道。



  “没看到。”十几名军士心领神会的齐齐应声,虽然他们不认得姬洲儿,但是既然统领大人不管,那自己也没必要节外生枝,反正如果出现什麽问题天子怪罪下来也是拿统领是问。



  “我为两位仙子準备了雅间,仙子要不要去歇息壹下。”马元中又问。



  “不必了,我们在这甲板上看看下放就行了。”

“是。”两名仙子决定在这甲板上,马元中也不多说什麽低头称是之后便回去了。



  马元中回去后壹会,流云飞舟发出壹阵颤动,巨大的船体缓缓离开水面,如壹座巨峰壹样飞向空中。



  青月和姜灵玉看着缓缓变小的地面连连称奇,姬洲儿更是兴奋的爬高上低但是被姜灵玉拉住,万壹掉下去了可不好了。



  这流云飞舟积大周无数能工巧匠,奇人异士的心血建造,重达千万斤却能以灵石和阵法为动力,飞上万裏高空。



  流云飞舟越飞越高也越飞越快,很快地面便如壹副山水画壹般缓缓移动,甲板上有着天风呼啸直吹的人头发散乱,壹缕缕缥缈的云气飞掠而过。惹得姬洲儿忍不住想抓住这棉花糖壹般的云气,却总是壹抓就散。



  流云飞舟渐渐飞到云气之上,地面已经模糊不清。流云飞舟也不再加速,而是匀速行驶。



  高空之上,变得犹如冰窖,船上也覆上了壹层白霜。高空严寒,普通人根本不敢船舱,但是武者修士并不怕这严寒,不少武者修士站在甲板上看着下放云海各种奇景。



  青月和姜灵玉壹样看着下放云海变换不定,壹会如河流,壹会如奔马,壹会如游鱼,不停改变,感到十分有趣。



  姜灵玉虽然闭着眼,这是玄师特有的修炼之法,以心眼看世界,同样能感受到这不停变形的流云。



  姬洲儿虽然没有修炼但是身上的明黄色衣服是壹件宝贝可以抵御严寒酷暑,在甲板上欢快的蹦蹦跳跳不停的把自己感兴趣的云气指给青月和姜灵玉看。

此时马元中处理完船上杂事也走了出来,马元中可不是看船下流云,他早已见惯了着流云,而是青月和姜灵玉实在生的太美,壹向好色的马元中忍不住想出来多看几眼。

马元中走到甲板上,跟青月她们打了招呼,以服侍为名站在青月身后。马元中眼睛不住偷瞄着青月及腰的长发和阿娜的身姿,不知不觉间血液上涌,胯下已经硬的生疼。

马元中看着三女又说有笑,心裏yy着三女趴在身上用口唇服侍自己硬邦邦的老二,幻想着趴在三女身上干的她们开口求饶。

马元中不停的幻想着,胯下如同要爆炸壹样难受,不由皱起了脸。

终于马元中受不了了,就算是被这麽美的仙子杀掉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马元中的手大胆的偷偷摸上了青月的大腿外侧。

青月看着姜灵玉和姬洲儿说笑,突然感到大腿外侧被壹只大手摸着。青月几乎叫出来,可是害怕姜灵玉和姬洲儿听到不敢出声。

起初,青月以为这只大手是不小心碰到自己,可是这个大手越来越放肆,从大腿外侧跑到腰上,又顺着腰摸到了挺翘的臀部。

马元中壮着胆子摸上了青月的大腿,发现这个看起来清高的仙子竟然没有反应,于是胆子更大了。顺着结实的大腿,摸上了盈盈壹握的柔软纤腰,青月的腰部像柳枝壹样摸起来似乎轻轻摆动。

接着马元中抚上了浑圆有弹性的臀部,摸起来挺拔又不失肉感,阅女无数的马元中从摸青月的腰部和臀部感觉出,这壹袭白衣下遮盖的是壹个玲珑完美的躯体。

青月对摸在自己身上的大手感到壹阵厌恶,但是又怕叫出声让姜灵玉听到嘲笑自己只能忍住不发出声音喝止。

可是身后的大手越来越肆无忌惮,让青月憋得小脸通红。

“咦,青月姐姐妳的脸怎麽这麽红?”姬洲儿发现了青月通红的面颊不解的问,青月的身体刚好挡住了摸着自己的手,姬洲儿并没有看到什麽。

“没什麽,可能是太热了吧。”青月急忙掩饰。

在青月屁股上抚摸的大手还是没有停止动作,还不时轻轻捏起臀肉,让青月打起壹个寒颤。

而姜灵玉当然用心眼看到了在摸青月的大手,可是姜灵玉心裏想的是,青月竟然还有这种爱好?以前不知道呀,还是装作没看到不说出来吧,不然太难堪了。

于是姜灵玉继续和姬洲儿讨论这下边的云彩。

青月终于忍不住了,壹只手伸到身后去拍那只大手,可是伸到身后的手并没有多少力道只能略微阻止马元中的大手的进度,还是避免不了被摸的命运。

马元中看到青月往身后伸手胡乱的拍着自己的大手,漏出壹脸淫靡的笑。他知道稳了,这个女人随自己摸了。

马元中伸出双手,壹手壹把抓住青月伸过来拍自己的小手揉捏着,软软的小手柔弱无骨慌乱的挣扎着。另壹只手隔着裙子身上青月大腿内侧。

如果说被马元中抚摸腰臀是令青月厌恶,那马元中抓住自己的手,伸入两腿之间抚摸自己柔嫩的大腿内侧的手则令青月感到羞耻和恐惧。

马元中伸入大腿的揉捏让青月开始全身发抖,青月壹直手在身后被马元中死死抓住让青月控制住的压迫感。

到底该不该阻止他?青月想着,可是阻止他的话姬洲儿和姜灵玉肯定发现这样还不丢死人了。

青月的大腿内侧软软的,绵绵的触感让马元中兴奋不已,抓住青月的手让他有壹种强烈的征服感。马元中现在十分想拔枪上马把青月压在身下,让青月高冷的脸庞在自己身下痛哭,可是现在马元中可不敢。

随着马元中的抚摸,青月渐渐感觉,双腿开始发软,不自觉的想夹紧双腿,耻辱和恐惧之中又生出了壹种无力感让她感觉无法阻止马元中的大手。

马元中的大手向上,摸到了柔软的桃源。青月又是已经,双眼大睁自从几乎叫了出来,声音在舌头边缘硬生生吞了回去。

马元中壹只手在桃源花瓣上缓缓摩擦,壹阵又壹阵电击壹样的感觉从青月的下身传到大脑。青月感觉全身都像脱力了壹样,想要软软倒在马元中身上。

不行,绝对不能倒下,不然这麽羞耻的事情被姜灵玉和姬洲儿看到以后怎麽办呢。

青月努力的壹只手抓着甲板上的栏桿,让自己不至于倒下,壹边全身颤抖的夹紧双腿。

可是青月夹紧双腿让马元中的手感觉壹种被软肉包围的感觉。

马元中嘿嘿壹笑,加重了摩擦花瓣的力道。

青月现在羞耻的憋得满脸通红,想反抗可是又怕姜灵玉和姬洲儿发现,眼中强忍着委屈的眼泪,可是几滴水雾已经从眼裏漏了出来。

马元中有力的摩擦让青月几乎站立不稳,整个身体像是要被马元中从桃源处单手提起。

突然加重的力道让青月下体的电流感更强,甚至还有了壹丝丝令人沈醉的快感。

下体也发出壹丝瘙痒的感觉,甚至能感觉到有水从桃源之处流了出来。

这种感觉让青月呼吸粗重,想要呻吟出来,可是害怕被被发现的耻辱感又让他努力忍住,这种痛苦又屈辱的感觉让青月表情扭曲。

马元中感觉到青月隔着柔软之处的衣服变得湿润起来,慢慢的开始有壹大片湿迹沾染到自己手上。

马元中知道这是青月动情了,心中大快,趁青月不注意轻吻了壹下青月如冰霜壹般洁白的脖颈,突然被偷吻的青月恼怒的低下头,不敢往后看。

因为青月怕姜灵玉发现自己,对于马元中的抚摸根本不能反抗,只能屈辱的任由马元中摸得自己下身玉液横流,几乎完全打湿了裙子。

大概摸了壹个时辰,马元中终于缩回了手,偷偷用衣袖擦了擦手上的液体。

然后,对三女拱了拱手说:“仙子,快要到孔雀城了,我先回去指挥準备降落。

终于解脱的青月,壹阵慌乱只想赶快摆脱马元中,只能说:“好了妳下去吧,赶快降落就好。”

而旁边姜灵玉偷偷笑着,心想果然青月姐姐有这种奇怪的爱好,要不然怎麽没有反抗呢。